万千宠爱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冯陶将手上黑色的邀请函递给沈星杳, 上面用烫金色字体写着“诺成影业慈善晚会”的字样, “诺成那边让人送过来的。”

  沈星杳有些惊讶,诺成影业在娱乐圈中的地位也是不可小觑的,每一年都会举办慈善晚会, 门槛极高,能受到邀请的不是圈内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辈, 便是顶流之类的,当然除了被主办方亲自邀请的,自然也有非主办方邀请的, 然而这个时候就是拼关系,拼人脉了。

  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慈善晚宴, 他们也用不着这么争破头,但是圈内谁不知道诺成影业办的慈善晚宴堪比名利场,受邀的除了偶像明星之外, 更有圈内的知名导演编辑,甚至还有各大企业的老板负责人投资人,要是你够有本事, 从里面出来, 便能裹着一身资源, 在圈里明显狼多肉少的圈子,谁不要抓住机会咬上一口?

  “诺成给我发邀请函?”

  身为金牌经纪人的冯陶也没少接到过诺成慈善晚宴的邀请函, 毕竟他手下可是有着一个影帝一个影后还有一个爆爆, 但是他却接到了诺成给沈星杳发的邀请函, 要说星杳现在确实也挺火的, 甚至也跻身当红小花旦的排行榜,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,星杳并没有火到让诺成亲自发邀请函的地步,不过他也在意诺成的这个慈善晚宴,不过就是一个资源场所,他们不缺资源。

  因此在接到邀请函的时候,他倒也在电话里试探性地问了一下,不过那边的负责人并没有多说,他也没有再追问下去,保不齐这送上门的资源又是出自苏总或者是魏总的手。

  说来诺成影业那边的负责人也奇怪地很,他们今年的慈善晚宴照旧邀请的都是一些影帝影后以及顶流花旦,在他们开始往圈里发邀请函的时候,上面忽然就通知下来,今年的邀请函给皓月的星杳发一份,并还是以他们主办方的身份发,他们是知道星杳这个艺人近期很火,但也并没有在他们的邀请的名单中。

  当然,这还不算完,很快近期刚回北京的顶流沈为清团队在接到邀请函之后,也向他们提到了星杳,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,沈为清是谁?那可是娱乐圈小生中不可超越的顶流!一个不可超越的时代!难道这两人有什么关系?

  毕竟前有高层临时通知今年慈善晚宴增加一个星杳的名单,后有顶流沈为清亲自替她拉资源,想来这两次应该不是同一人,虽然摸不着星杳究竟有什么来路,但是负责人暗自想着,以后见到这个星杳的女艺人一定杳客气一点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沈星杳透过厨房的玻璃窗看了一眼正在外面打电话的沈为清,问魏敬一“他这几天没找你麻烦吧?”

  魏敬一将手下的芹菜切成段,“他能找我什么麻烦?”

  “没有就好,对了,诺成那边给我发了慈善晚宴的邀请函,是你安排的?”沈星杳问。

  魏敬一停下手下的动作,“你怎么会觉得是我?”

  “不是你就是我大哥,就先问你了。”

  魏敬一直接承认道“嗯,是我,诺成影业举办的慈善晚宴还是非常有价值的。”

  沈星杳抿了下嘴唇,伸手拿过一旁的葡萄塞进嘴里,她好像从来没有跟他说过,她并没有打算在娱乐圈长期待下去,所以一些什么价值,什么资源,她都还不在意,但是他并不知道,却是认真地帮她考量。

  魏敬一的视线落在她的嘴唇上,红润的嘴唇沾了葡萄抵上去残留的一点水渍,张张合合间,隐约能看见那洁白小巧的贝齿,因为沈星杳在想事情,注意到魏敬一的视线但是没有多想,而是以为他是想要吃葡萄,于是问道“你要吃吗?”

  说完之后捏了颗葡萄朝他的嘴巴送了过去,看着圆润饱满的葡萄抵住魏敬一淡色的嘴唇上,他张开嘴将葡萄勾了进去,却在她准备收回手的时候,手指被他轻轻咬住,所有的感官一瞬间直冲脑门。

  沈星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外面的沈为清,见他还在打电话,稍微放心了点,压低了声,道“你干嘛?清清还在外面呢。”

  魏敬一只是看着她,没有说话,但是她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就不松口,无所畏惧地意味,不由道“你是狗吗?还咬人?”

  说完之后,魏敬一的眼眸忽然一变,咬在她手指上的牙齿一松开,下一秒,后腰被双明显带着湿意的大掌扣住并朝他带了过去,沈星杳意识到了什么,温热的呼吸覆盖过来,接着是熟悉的触感,沈星杳吓的一下就瞪大了眼睛,清清还在外面呢!

  直接在她的嘴唇上轻咬起来,牙齿磕着她的柔嫩的唇肉,不疼,却激起细细密密的酥麻,一路痒到了心尖上,舌尖在她的贝齿上反复的舔舐试探,这段时间的亲密让沈星杳很难在抵抗魏敬一,很快便让他得逞,与他滚烫的舌头进来的还有她先前喂给他的的那颗葡萄,沈星杳下意识就要去咬那颗葡萄,但是却被他卷回了自己的口腔。

  沈星杳瞪了他一眼,他的眼里带着笑意,下一秒又被抵了回来,带着极其清甜的甘液,他把葡萄给咬破了!被咬破了的葡萄在两人的追逐下很快便被瓜分的一干二净。

  沈为清挂了跟经纪人的电话,想到经纪人刚说的话,她已经被邀请了?谁邀请的?想到这里,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过去问问清楚,结果这一转身,还没有走一步,一眼看到了厨房里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人。

  沈为清“!!!”下一秒闭着眼睛伸手捂住心口的位置!稳住稳住!不能揍人!

  一吻结束之后,沈星杳虽然面红耳赤,但是锃亮的眼眸却瞪着身前的人,两人的嘴角处均还残留着不甚溢出的汁液,魏敬一伸出大拇指,将拿出的汁液轻轻擦拭掉,笑着说道“可是你先骂我狗的。”意思就是骂我狗就真咬给你看。

  沈星杳朝他凶狠地龇了下牙。

  魏敬一笑了下,“你这样可比我狗多了。”

  沈星杳“???”

  “你说我是狗?”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千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为暴君画红妆只为原作者宋玖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玖槿并收藏万千宠爱最新章节